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关于凌源市法院执行异议案件的调查报告
作者:凌源法院执行局 许志学  发布时间:2013-10-28 08:53:00 打印 字号: | |

为贯彻落实省高院和朝阳市中院的《关于执行异议复议案件调研的通知》要求,近期,我院执行局对2010年以来本院执行异议案件情况进行了深入调研,报告如下:

一、2010年以来本院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案件基本情况

年度

执行案件案总数

执行异议

案外人异议

比率

向中院申请复议案件

2010

783

8

3

1.4%

2

2011

593

7

5

2%

2

2012

807

8

9

2.1%

3

2013上半年

1016

4

3

0.6%

1

总计

3199

27

20

1.5%

8

二、案件特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程序规定)于200911日实施后,对人民法院执行中的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案件的裁决作出进一步法律规定。施行以来,案件呈现以下特点:

1.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案件数量增多。程序规定后,一方面法院办理异议案件可操作性更强,方便执行开展工作;另一方面,被执行人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有了更为充分的保障。被执行人和案外人维护自己权益意识提高,有权根据实施和证据提出执行异议。当然,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拖延时间,甚至和案外人恶意串通妨碍执行,通过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达到非法目的现象增多。

2.针对执行中涉案财产的异议比例最高。执行异议主要是针对执行中查控的财产,案外人异议无一例外,全部是针对涉案财产提出。由于物权法实施后,人民群众的传统观念没有及时更新,物权登记的公示和公信原则没有深入人心,物权意识不强,致使大部分案外人对涉案财产所有权依合同取得,没有办理产权过户登记,被法院查封后提出异议。目前,针对查封机动车和房屋的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占90%以上。

3.案外人提出执行异议比例增多。与执行异议相比,因为执行人员素质不断提高,违法办案现象基本杜绝,所以案外人针对执行标的提出异议越来越多。部分案件,被执行人企图规避执行的,也更多的选择“邀请”案外人帮助,提起案外人异议。

4.申请执行复议和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增多。执行案件过程中,被执行人或案外人提出异议,以往大多由办案人直接受理,组成合议庭后审查作出裁定。对裁定不服的,没有告知复议权和提起诉讼的权利,因此执行异议之诉很少出现。随着执行工作的规范化和法律规定的逐步完善,执行听证会成为解决异议案件的常规程序,被执行人知晓自己的复议权利和诉讼救济途径。另外,律师参与执行听证,异议被驳回后怂恿提起复议和执行异议之诉现象开始出现,无论是否有足够理由,律师从自己利益出发鼓动诉讼,影响执行效率,引起执行异议之诉增多。

三、存在的主要问题

1. 缺少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立案标准。从过去的案件承办人简易处理到凡是执行异议都召开执行听证会,出现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都要启动立案开庭听证程序,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案件是否应启动执行听证,需要具备什么条件和标准没有相关规定,一般由执行法院掌握。致使各法院为稳妥起见,凡是异议必要立案审查,都要开庭听证,严重影响了执行效率,浪费司法资源。部分案件的被执行人规避执行行为没有得到惩戒。

2.案外人和被执行人恶意串通提出执行异议现象严重。因为启动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程序简便,原本就信誉低下的被执行人更是如获至宝,千方百计提出异议,而执行法院缺少必要审查程序,对于恶意诉讼的行为,执行法院缺少审查和强制制裁手段。

3.通过何种程序处理执行异议没有明确标准。是否凡是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都要开庭听证,执行法院没有规定,实务中,为防止异议人以法院剥夺其程序性权利为由,向上级法院提出异议,为稳妥起见,都开庭听证。最高院《关于执行公开的若干规定》也趋向于执行听证解决案外人执行异议。执行法院在是否听证解决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存有较大自由裁量权,是否合理,是否必要,存在争议。

4.执行异议、案外人异议办案期限规定存有歧义,导致各法院执行中标准不统一。民诉法第225条和第227条均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15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销或改正;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此规定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案件若干期限的规定》第9条、第11条的规定抵触,以民诉法之规定办理案件,操作难度过大,不符合办案实际。执行听证的召开,需要召集案件当事人或案外人,被执行人或申请人因为个人利益不一定支持听证,缺席现象严重。一般的听证,如果组织协调完毕,15日内办理结案不现实。而且,执行听证一般要采用审判程序的开庭模式,需要准备时间和审理时间较长,无法短期内审结异议案件。

5.作为程序审查的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与实体纠纷的衔接处理问题。近年来,执行实施权和执行审查权分离设置,执行法官在执行中负责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的审查工作,但是,执行审查是民事诉讼中的程序性规定,如果涉及民事实体权利,执行法官直接作出裁判还是另案诉讼处理存在争议,如果依据执行审查有限原则,实体争议不应由执行庭处理;但根据执行效率和效能原则,执行法官有审判资格,由执行法官作出实体裁判更为合理。司法实务中,大多涉及实体权利案件,为防止程序瑕疵,都告知异议人通过诉讼程序解决,但此举会增加当事人讼累,不符合效率和便民原则。

四、建议和对策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关于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以及执行听证问题,广东省高院、浙江省高院和北京市高院都作出明确性规定,尽管上述法院是否有作出司法解释性文件的权利存有疑问,对其他各省区也没有适用效力,但目前对各地法院参照适用解决司法实务问题具有一定价值。

1.加快立法步伐,尽快出台司法解释。对于执行异议和案外人异议应明确立案标准,立案庭应会同执行局进行立案审查,防止立案过难和标准太低,严把立案关,首先要有法可依。

2.明确执行听证启动程序和听证会召开程序。是否需要启动听证程序,要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而定。对于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争议不大的,可以简化审查程序。关于听证会召开程序,法律没有规定,执行法院一般都参照审判程序,程序复杂。司法实务中,应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简化程序,既突出执行听证效率和针对性,又保证程序公正。

责任编辑:苏丹